设置

关灯

第二章(第1/3页)

    “咔哒……砰……”

    两块在被对面机枪的压制中拉动枪栓,狼狈的伸出散兵坑半瞄不瞄的发了一枪。

    枪管冒出一缕青烟,徐徐的往上飘。在失神的凝视烟雾中,一枚由毫米步兵炮发射的炮弹不知跨过了几公里而后坠落战场侧翼——它打偏了,最少目前看来是。

    即便离着几百米,两块还是看到无数木屑被四散喷出,有一些飞向了他的附近,其中裹挟而来的还有已经枯竭的冲击波。

    “草恁娘啊!”

    这一声毫无素养且声势浩大如泼妇骂街一样粗俗的话来自倔驴——三十岁还是三十一岁可能他自己也记不清的山东佬,也是死鬼团目前唯一的马克沁重机枪手。

    操纵这一个连带枪架重达百斤的杀人机器,他本人的脾气也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两块在从军的三四年年中发现无论轻重机枪手似乎脾气都臭的很,而且身边总有个维诺的副射手,但当机枪手被当做眼中钉而被日军集中全部直瞄火力送上西天,如果机枪还完好,副射手便马上摇身一变变为脾气奇臭的机枪手,再在人群中挑个倒霉蛋来接替原先副射手的职位。

    相比于之前的捷克式机枪手老丑,倔驴无疑是幸福的,他有个负责供弹的副射手小咳嗽。

    小咳嗽得名于他总是咳嗽,可要溯本求源的问年少的他为什么咳嗽,则是因为马克沁射击时的烟雾与蒸汽呛的不能自已。

    “加水加水!草恁娘的步炮!”

    在倔驴的生生催促中,小咳嗽忙给马克沁加水,但日军的炮火又过来了,还是落在了侧翼。

    两块急的大喊:“麻溜的!你一停日军就压上来了!”

    “我知道咧!”倔驴无心去转头回应两块,只嘟囔的大骂,“都是树,射界都挡住咧。”

    日军似乎聚集的人更多了,在又一发炮弹落在两块这边的侧翼时,他们终于露出了他们的目的。

    日军的一支队伍已经没有耐心做这样的无聊对射,他们已经爬出了临时挖掘的简易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