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第2/3页)

    手饮弹而亡,老丑这个四六不懂的人接替了前人的未竟之志。

    他不懂什么,单发,短点射,长点射,扫射。对于一个只看过别人打捷克式的东北熊瞎子,只会一味的扣着扳机不放,然后对着他旁边空无一物,应当有个副射手的空地喊道,“弹夹!弹夹!”

    随着时间推移,日军的火力中出现了式掷弹筒,以及几公里外毫米步兵炮的支援,在这种穷凶极恶的追击中,他们像极了驱赶绵羊的牧羊人,终于会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扬起那能打得你皮开肉绽的长鞭。

    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死鬼团的人很识趣越来越少。

    死鬼团,国民军师中曾没有的编制。在这场追击与被追击,猎杀与被猎杀中临时成立。说是团,实际连半个营人数都望尘莫及。二百多个脑袋在这样似乎用身体与尸体组成的屏障中已经折损过半。这段时间大概用了一个晨雾弥漫的清晨和雾散后阳光浓烈的正午。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这炮炸的,像拢梳一样,树都倒了一片。团长昵?临时的那个?”一个人用的爬的方式爬遍阵地,用他的方式丈量世界,最终停在正瞄准反击的两块的散兵坑旁。这便是师留下的唯一一个准尉军医——唐山人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河北唐山佬,虔诚的基督教徒。两块无心去思考他颠沛但虔诚的四十余年中是如何落得在缅北的丛林里爬行的下场。一嘴的唐山味倒也让两块这个北平人感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可当他给你下手治病的时候你就不会念他一句好,这个下手其狠的野路子医生,倒也配得上这支野路子部队。

    “死了,早上。”两块无心去多余的思考哈利路亚到底要问什么。

    “我说的是副的昵?”

    “副的也死了,掷弹筒炸烂了。”

    “哈利路亚,就你官最大了?”

    “大田螺最大,少校。”

    在密集的枪声中你没法分辨每发子弹的来去,但是两块真的听到“嗖”的一声,或许是三八式,或许
    (本章未完,请翻页)